首页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

郭希宽撒过的谎被医院实锤,为何医院不追究其责任,而是选择赔偿

2021-09-28| 发布者: 天桥信息社| 查看: 135| 评论: 1|文章来源: 互联网

摘要: 说到错换人生案,我们都知道这件事在推进的过程中是伴随着大量的谎言的,因为真相只有一个。若是每一件事上......
APEX http://www.htushu.com/news_2/7240.html

  说到错换人生案,我们都知道这件事在推进的过程中是伴随着大量的谎言的,因为真相只有一个。若是每一件事上,都不往真相上去靠拢,而是顾左右而言它,必然会伴随着大量的谎言,用各种版本的谎言来达到掩饰真相的目的。

  之后,就出现了用无数个谎言来掩饰一个真相的现象,这种操作的漏洞只能会是越来越多,到了最后把自己都给绕晕了,结局就是自己都没有办法收场了。

  这就好比为了掩饰郭威真实的身份,想要抹去他92年出生于淮河医院的信息,就要给他办各种非92年的“假证”,让他变成另一个全新的“孩子”。

  但是,让人想不到的是,费尽了各种心思,各种办理的各种“假”竟然都被一一地识破了。因为假的就是假的,假的只要在真的面前,都会变得苍白无力。

  最主要是过了心里这一道坎!

  就好比许敏拿出一张和郭威的亲子鉴定证书,这个证书只要拿出来,知道郭威是许敏儿子的人,就不会怀疑。即便许敏掏出来的这个亲子鉴定报告是假的,也不会有任何怀疑的,因为本来就知道郭威是许敏的孩子,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?

  所以,假的就是假的,假的只要遇到真的就装不下去了。尽管说我们在探讨错换人生过程中,有遇到了各种“假”和谎言,但是,在所有的谎言当中,有一个是我们最不能理解的。

  也就是给姚策打乙肝疫苗的这件事,为何我们不能理解呢?

  因为打乙肝疫苗的事情,已经被医院实锤了,是有人说了谎话,但是,医院不但没有追究说谎人的责任,反倒是选择了赔偿他们钱。

  我们看看这个谎话是怎么说的?又是谁说的?为何被实锤了是谎言,还要赔偿他们呢?

  事实上第一个在大众面前说给姚策打了乙肝阻断针的人是郭希宽,并非杜新枝。我们看看当时郭希宽是如何说的(面对红星新闻的采访)。

  郭希宽:姚策肝癌晚期,我感觉这个医院太不负责任了。孩子本来抱错,若是不抱错,他不会出现这个情况,这么严重。当时生的时候,我爱人在医院查的时候,已经查出来她是乙肝携带者了。本来应该给孩子打那个疫苗的,打那个阻断针。这个医院没给打,后来出院也打,一般打三次就可以阻挡了,出院后我们一直给郭威打了。

  所以,因为孩子抱错了,这个针也打错了。如果不是医院抱错的话,我早就给姚策打了,不会有今天这么严重了。

  这一段话就有好几个谎言,我们列举一下:

  1、郭希宽说在医院检查的时候,医院就检查出了杜是乙肝携带者。可是,医院没有留下任何书面记录,杜也是被当作普通孕妇来对待的。这个现象说明,当时医院是不知情的,或者说是被刻意的人为隐瞒了。

  若是医生真的检查出来杜有乙肝,还是把杜当作普通孕妇来对待,那就是医院里知情的医生护士们集体的犯罪了。

  杜说过不记得当年有没有乙肝了,是她的弟弟在庭审时作证的时候,说她有乙肝,最后被采纳,承认她有乙肝的。

  所以说郭说当时查出杜是乙肝携带者存疑。

  2、郭希宽说的是打乙肝阻断针,事实上这个阻断针在1992年还没有,阻断针是在1999年才有了的,这是被卫健委证实过了的。

  3、1992年的时候,若是给姚策打,打的也应该是乙肝疫苗。1991年10月召开了全国推广乙肝疫苗免疫接种

  可以说姚策是幸运的,因为他是92年出生的。他出生的时候,已经在全国推广了注射乙肝疫苗。但是,他又是不幸的。因为当年不是强制性打,是自费自愿购买的,费用是29元3针。

  姚策、郭威已经被医院和卫健委证实了,他们在医院没有打乙肝疫苗。

  也就是说郭、杜当年是拒绝了给姚策打这么一针的,所以,千万不要再找错抱的借口了,因为郭威也没有打。

  这也直接表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给孩子打这个针,选了这么好的一个医院,还是有熟人的医院,而且姚策的舅舅还再三叮嘱过他们,姚策舅舅还是防疫站的,告诉他们孩子生下来24小时内打第一针最关键。

  但是,他们还是拒绝了打这一针。

  因为没有打这一针,到了姚策28岁肝癌晚期的时候,郭希宽面对镜头向全国人民撒谎,说是医院忘记打了,是医院没有给姚策打,导致了姚策的病这么严重的。而且还是因为这个原因,找淮河医院让他们承担责任赔偿的。

  淮河医院里没有档案显示杜新枝当年是乙肝孕妇,没有打乙肝疫苗针被郭希宽说成错抱打错孩子身上了,本来要打给姚策,但是,打给了郭威,这都是被实锤了的谎言。

  既然是被实锤了的谎言,正常情况下医院应该追究郭、杜的责任,你们当年有乙肝是怎么住进普通孕妇房间的,没有给孩子打针,为何诬陷医院说医院没有给孩子打针。不忘记,当年是自费自愿呀!

  所以,等于是自己放弃了给孩子打针,在医院里的第一针,也是最关键的一针本来就没有打,孩子患病医院还要承担责任吗?

  更重要的是杜隐瞒了乙肝,到底是怎么隐瞒过去的,若不是让她住进普通病房了,病孩子和健康的孩子就不可能错换。

  这不就是杜和隐瞒病情的医生的责任吗?

  这个若是都查清楚了的话,应该是他们要赔偿医院名誉损失,承担主要过错的。

  所以,所有的责任应该都是郭、杜承担,最多再加上当年帮助他们隐瞒病情的医生承担,而不是医院来承担。

  但是,最终医院还是选择了赔偿。所以这一点确实让人看不明白,为何会是这种操作呢?不仅仅如此,医院还改了他们的档案。

  明知道对方说谎,还帮助说谎的人改档案,还赔偿说谎的人钱,这真的让人看不懂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| 收藏

最新评论(1)

Powered by 天桥信息社 X3.2  © 2015-2020 天桥信息社版权所有